无锡一白领结婚26个月就背了千万元债务,类似悲剧去年全国有12万起!

发布时间:2019-06-08 14:34:40

  前天,一则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文中提到的夫妻一方隐瞒欠巨额债务

  导致配偶即使离婚后也得还债

  在咱们无锡出现的可不止一两例呢

  个中的苦楚

  非亲身遇到不能体会

  今天要讲两个真实的故事,

  都发生在无锡,

  不是血淋淋,

  但对故事中不幸的人来说,

  却比血淋淋还疼;

  而且,

  这样的不幸人,

  你、我、他,

  可能就在生活中真切地遇到过。

  这不是祥林嫂诉苦,

  他们遇到的“晴天霹雳”,

  谁也说不准哪天就会降临,

  变成你、我、他的人生噩梦。

  至少,

  在现有法律条文规定下,

  这噩梦无法摆脱,

  ……

  那么将来呢?

  谁来给这些不幸人以光明?

  结婚26个月,

  女白领“被负债”1000万元

  张倩见到记者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名公司中层没有因最近一系列的打击失去她的风度,“其实你没有看到我在办公室里嚎啕大哭,谁也不敢接近、谁都不会安慰的样子,我已经崩溃过了。”

  张倩长得端庄大方,毕业于名牌大学,硕士研究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曾经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前夫石鹏是经朋友介绍认识,张倩当时觉得对方长得老实、对自己好就够了。2014年8月张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一段时间张倩住在公婆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谁知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把她带入了深渊。

  去年10月1日是张倩生命中翻天覆地的一天。她接到了第一个债权人的电话,电话中债权人告诉她,石鹏欠下十几个人的钱款。从那一刻起生活开始坠落,用张倩的话讲,不是从天堂坠落到地上,而是直接坠落到了地下。就在前一天,她还花几万元买了家电,付了新房子小区全年的物业费。这间新房子是夫妻两人共同出资购买,已经装修好,原本计划过段时间就可以住进去。

  张倩的父亲看情况不对,在10月8日逼着两人在傍晚民政局关门前办完了离婚手续。3天后,石鹏失去了踪影。

  起先张倩认为,石鹏借钱的事她不知道,她也没用过这些钱,只要说清楚问题应该不大。但随着法院贴出公告,随着讨债人到单位大闹,随着她搜寻各种资料和判例,她发现想得过于乐观了。“我这才知道有一个‘婚姻法24条’。”

  如今,一天没住过的新房子已经被查封,张倩说,女儿房间里摆放着她亲自选的榻榻米,被通知第二天房子将被查封后,她曾独自在新房子里坐了一整夜,也哭了一整夜。

  目前张倩被起诉的案子共有6个,总金额高达1000万元,“他们只要提供一张借条和一张结婚证,因为这段26个月的婚姻,我就被起诉了”。唯一幸运的是,在公司领导得知她没有参与借款后,张倩保住了工作,保住了她和女儿的生活来源,但她的工资、公积金等将随时面临被冻结的危险。

  海归女陷婚姻噩梦,

  被前夫债务逼出抑郁症

  比起张倩,刘英的境遇更为困窘。刘英原来家境优越,在结婚前,家里老早就给她买了两套房子。刘英在国外留学近10年,回国后她遇到了经营工厂的李天。本来以为遇到了良人,可是结婚没多久,她就发现李天谎话连篇,不仅虚报资产身价,而且还隐瞒了结过婚、有一个孩子的事实。刘英备受打击,但这还只是噩梦的开始,在刘英怀孕五个多月的时候,李天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开始夜不归宿,回来后还不时对她家暴。刘英报警求助过多次,巨大的生活反差、各种意想不到的困境,让她患上了抑郁症。生下孩子后,她偶尔到厂里帮忙,但始终没法正常规律地工作,中间她去应聘过两家单位,也都没有成功。

  在结束4年的婚姻后,刘英以为婚姻噩梦结束,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了,没想到前夫对她纠缠不休,她还收到了4张法院传票。前夫名下没有资产,上百万的债务就等着她来还。现在,刘英两套婚前的房子全部被查封,她因为生病没有工作,只能依靠母亲生活,至今还在服用治疗抑郁症的药物。

  刘英说,在国外夫妻个人财产是受到保护的,她回国后并没有考虑到要保护自己的财产等问题,好不容易进入了前夫的生活圈,千想万想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她因为顾及面子,不肯说自己的遭遇,后来同学以及国外的朋友知道后,都非常惊讶,表示不敢相信。

  闻者泪奔:

  最好的年华都用来打官司了……

  刘英和张倩在深陷迷惘和痛苦的时候,加入了一个“24条公益群”,她们在那里遇到了和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人,对“24条”以及自己该做什么有了更多认识。和一开始相比,她们的情绪和想法发生了变化。

  张倩刚发现自己要连带为前夫还巨额债务时,她彻夜失眠了。她白天拼命工作来麻痹自己,一个原本非常开朗的人,也不得不在重压下选择去做心理治疗,也曾在蠡湖大桥上站了许久,最后是老父亲把她拉了下来。

  半夜看着只有1岁半大的女儿安静的睡容,张倩眼泪会哗哗地流。有一次她帮女儿洗脚,女儿突然叫出一声“爸爸”,张倩顿时泪崩,她不知道以后要怎么把事情真相告诉女儿。张倩说,自从被背上债务,她都不敢从单位正门上下班,下班后要绕一圈才回家,进了电梯会故意按很多楼层按钮,就是怕住址被发现。可讨债的人终究找上了门,甚至拿她女儿的人身安全做威胁要她还钱。而张倩唯一一次对讨债人发怒,也就是对方声称要盯住她女儿父债子偿的时候。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张倩表示,为了孩子她会坚持下去,并努力把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而刘英目前也在积极地治疗,她表示不仅要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儿子和母亲考虑,坚强地活下去。

  刘英和张倩都只有30多岁,在她们看来,一段不幸的婚姻已经是一个情感创伤,巨额的债务更加深了她们对婚姻的恐惧感。这辈子她们都不敢结婚了,并不是害怕再遇到“渣人”,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债务冒出来,如果再结婚那就等于害了别人。

  结束采访时,张倩长叹了一口气,“最好的年华都用来打官司了……”。

  (注:为保护隐私,文中当事人均使用化名)

  “24条”婚规是什么?

  在一些要求离婚男女共同负担债务的判决书上,有这么一行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这就是坊间俗称的“24条”婚规。

  “24条”字数不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24条”是如何诞生的呢?据了解,这份司法解释自2004年4月起施行。因为当时社会上出现了很多案例,一些人欠了大笔债,然后通过假离婚转移财产来规避债务。为了保护欲哭无泪的债权人,“24条”应运而生。

  不过近几年出现了一种新的情况,这几句话意味着,只要举不出证据,只要钱是之前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的,那么就要共同承担这笔债务。而往往令人措手不及的是,真正借钱的一方有些逃跑了,有些名下毫无资产可查,那么债主就会把矛头都指向前配偶。张倩和刘英就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可怕,数据背后多少悲

  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数据来源:“24条公益群”实名调查

  人们也许会说,

  结婚前和结婚后,

  对身边另一半的资产情况不清楚,

  这样的人属于“不聪明”。

  但事实不是这样,

  他们中,

  80.6%受过高等教育,

  其中6.8%为硕士以上高学历,

  他们中,

  不仅有大学教授、法官、律师、

  记者、医生、教师,

  还有企业高管、公司白领等。

  他们的境遇是悲惨的,

  76.3%的“被负债”者欠款大于50万元,

  其中55.2%大于100万元,

  73.8%的人在房产被执行、

  工资被冻结的境况下,

  依然需要抚养未成年子女,

  同时无法得到前配偶提供的任何抚养费。

  更加不幸的是,

  69.6%人所欠债利息高于国家利率4倍以上,

  38.3%的涉案借款用于恶意挥霍,

  26.4%用于“养小三”。

  77.8%的恶意举债方资不抵债或恶意逃债